Typecho合集站

一个喜欢Typecho站长搭建的站点,为能服务更多typecho用户

谈谈Typecho之三:谈谈我自己

昨天面试了一个小伙子,很有干劲的一个人,只是有些迷茫。他本来面试的不是技术岗位,但是被其他部门的leader面试完之后,特意留下来找到我。他说读了很多关于我的文章,还有我自己在各个平台写的东西,想跟我聊聊。我突然意识到我写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有人看的,比如这个被我遗忘了许久的系列。最近正好也想写写东西,那咱们就继续吧。

我一直觉得我的思维挺发散的,说的好听叫发散,不好听就是混乱。我前段时间看了知乎的一篇文章,讲的是自闭症患者思考问题时的大脑活跃图。一般人在思考一个问题时,只会激活一小部分区域,这让人的思维更加集中,在图像上呈现的就是有一点区域是亮的。而自闭症患者思考问题时,整个大脑都是亮的,思维异常活跃。这让我一度怀疑我自己是不是有轻微的自闭症,毕竟我平时是非常沉默的一个人,并不是我不说,而是很多情况下我的嘴巴跟不上大脑。

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很懒,为什么?因为一般我的思维过程是这样的


有个东西貌似很有趣 -> 要不然做一个吧! -> 怎么做呢? -> (开始脑补实现过程) -> 做完了会是什么样子呢? -> 好像也不怎么牛逼 -> 还是去打dota吧。。。

这种思维习惯给我带来了一个好处,为了让自己能做成一件事,我只有在脑袋里不断推翻之前的思考。这让我虽然花了大部分时间在思考上,但是最后出来的东西往往还挺好用。但也有一个特别不好的副作用,就是让我变得唯唯诺诺,优柔寡断,拖延症严重。

还是聊聊07年吧

我07年从大学毕业的时候,互联网还是一个普通的行业,跟我大学的专业 -- 电子信息工程相比还稍微有点不务正业。但是我的心并没有丝毫犹豫,北漂对我有一种莫名的诱惑。在中国的文艺青年眼中,北方和南方这两个称谓有一种浪漫主义情怀。

在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,感受这个时代的大潮。这种无奈能裹挟着你前进,这种迷茫能麻醉你疲惫的躯壳。

我刚到北京没有地方住,就寄居在公司CTO的家中。他老婆孩子都在美国,就他一人住在华清嘉园(对,就是五道口著名的华清嘉园)的大房子里,我住他孩子的房间,睡一个儿童床的上铺。。。刚开始还没什么,后来就觉得别扭了。

让我特别感动的是,跟我在同一个公司的 @pixer 同学,正好邀请我跟他同住。虽然他们20平的小单间里已经塞了4个人了(两个是他同学,还有一个是他师兄,当然都是校友),但看着他那么真诚的眼神,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他(哦,对了,这哥们已经移民澳洲,现在已经可以被称为艺术家了)。大家可以想象下,20平的房间,还要刨去卫生间,阳台什么的。中间放个双人床就不剩什么地方了,床上只能睡两个人,地上还要睡三个,晚上起夜踩到人是常有的事情。

不过我一点也没觉得苦。有一幕我记的特别清楚,不知道是谁从家里带来了几根香肠,我们就在阳台的角落里用一个小小的电饭锅把香肠煮了,每个人手里端着一截短短的香肠。斜靠在阳台的窗台上,背后是车水马龙的北三环,灯光透过窗户印在我们年轻的脸上,大家吃着热腾腾的食物,分享着这一天的见闻。

那时候可真是无忧无虑啊,每天回去就瞎逼逼一晚上。要不就去旁边的人民大学操场跑步,开始我不理解,这几个人平时懒成猪,怎么大晚上的想去跑步。后来听他们回来热火朝天地讨论看到的美女,我就释然了,于是我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。

哎呀,写着写着还有点想那哥几个。

超哥那时候在百度,每天回来给我们讲大厂的轶事,收获一堆羡慕的星星眼。他说那时候下载站很火,于是让我做了一个,说挂上百度广告然后在他的独家SEO调教下可以赚很多钱,不过最后也没带我走上人生巅峰。

小猪总是很安静,他还没找到工作,每天都早出晚归,听我们讲这些,他在一旁跟着笑笑,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。

还有个哥们,名字记不太清了,我们楼下开了一堆洗脚房,他一直嚷嚷着要去洗个脚来个艳遇啥的。后来貌似还真去了,不过去之前自己先洗了个脚,他说怕脚太臭熏着人家小妹,还挺怜香惜玉。

妈蛋,说着说着就发散了,还是扯回来吧。

07 年 WordPress 在中国举办了第一届 WordCamp,我也趁机跟之前做 Magike 的时候经常勾搭的几个哥们(水水和 Sluke)面了个基,第一次见网友分外激动,我们在北航外的小餐馆搓了一顿,胡吃海喝之后大家达成共识要一起搞个事情。

这也是 Typecho 的前奏,实际上那时候我已经在酝酿这个事情了,虽然 Magike 才出来没多久,但作为一个爱折腾的程序员,谁会嫌轮子少呢。具体交流我就懒得赘述了,贴几个那时候的邮件截图吧

谈谈Typecho之三:谈谈我自己

这是我跟 手气不错 的沟通

谈谈Typecho之三:谈谈我自己

在邮件组的热情讨论

谈谈Typecho之三:谈谈我自己

谈谈Typecho之三:谈谈我自己

我发现如下两个惊人的事实

1.我之前竟然是如此勤奋而且积极的一个人...
2.我特么居然 06 年就跟手气不错搅上基了

要说互联网真是个奇妙的东西,在上面的邮件中可以看到,我跟我目前的创业伙伴 Fen 在08年就认识了,然而我们在开始准备一起创业的时候才见了一面。以前我看他的头像一直以为他很高大魁梧,实际上,咳咳,在我心中永远那么魁梧。

好了就先掰扯到这里了,乱七八糟说的东西也没啥中心思想,大家凑合着看吧。

[timeline]
[timeline-item]原文写于:2017-03-31[/timeline-item]
[/timeline]

[card-nav]
[card-nav-item src="https://joyqi.com/typecho/talking-about-typecho-3.html" title="原文链接" img="https://www.baidu.com/img/baidu_85beaf5496f291521eb75ba38eacbd87.svg" /]
[/card-nav]


上一篇 : 谈谈Typecho之二:关乎青春
下一篇 : 关于小刀娱乐网这一个月刀网停更详细原因
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