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蓝色约定

已经是凌晨2点了,杨风却异常清醒,他就那样站在窗前,窗户半掩着。虽说已经是扬春三月,可是天气乍暖还寒,特别是凌晨这个时段,冷风如同幽灵般钻进窗子。杨风打了个寒颤,头在食指与中指之间,早已湮灭的香烟滑落在地了。杨风把手扶在窗帘上,这才发觉自己的双手已经痉挛僵硬。他忽然想起那么温暖柔滑的小手,那只令自己不能自己的手,可是那双手现在在哪呢?还有那张曾经再熟悉不过的脸,在脑际却突然间模糊起来。杨风突然紧张起来,他害怕失去,可是那人已经在遥远的城市 - 迷失了。

杨风就是这样思念苏晴的。他在那里城里,苏晴给杨风打了个电话,还是那样清丽的声音,也是那样的语气,丝毫没有一丝别离后的伤感。她就是这样的女子,杨风想。

可是杨风的思里却在这样冰冷的夜里张扬了。他想着苏晴的一切,包括她所有的好与不好,包括她在一起的每个细节,思念是一张无形的网,在想要这在一起的时光里,或欢乐或悲伤,还有抱在一起的感觉。杨风感觉有种热热的液体从眼晨泛滥,打湿长长的睫毛,然后顺着脸流下,流过他嘴角,有些咸咸的感觉,如同吻着苏晴曾经流过的泪水。

凌晨2点,那边应该是暖洋洋的午后吧,这时的苏晴在做什么呢&63;她也有偶尔想起自己吗?杨风有点悲伤。

缘起

相逢是一种边份,那么,相爱是几世修来的福份呢?

当杨风还是那样大大咧咧走在城市之间的时候,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俊俏高大,头发飘逸的男子没有女朋友。

24?这样的年龄大吗&63;杨风没有考虑这个问题,这是旁边的几个死党开始着急了,并开始为他物色形色色的女子。阿匪是最积极的那种,他所提供的女孩子的电话号码不下三十个,可以是杨风却否决了,并甩下一句:“你自己留着用吧!”气得阿匪站在那里口瞪目呆。

杨风一直相信,缘份这东西是不能勉强的。要来的时候谁也拦不住,要是没来,他也愿意等,再说自己事业刚刚起步,杨风是始终坚持先事后后恋爱的那种人。

可能是缘份还是来了,而是来的很迅速。杨风始终不相信自己就这样轻易陷入情网。可是恰恰的,他对那女子情有独衷。

关于缘起只是一个拔错的电话,那时杨风在赶着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。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车子发动机引擎的声音盖过那方的声音,只能隐约分辨那是家乡人的口音。

杨风刚开始以为可能是个久没联系的朋友,可为他错了。那只是个打错了的电话。在过了不久以后,他的手机里收到她的短信了。阿匪摇头,说:“自从好心当成驴肝肺以后,再也不做这热脸蛋贴冷屁股事了。

杨风和阿匪却大笑,办公室的人全投来异样的目光。杨风突然想起那个不肯见面的女孩,她会是长什么的样子呢?杨风在工作的空余的时候里,常盯着电脑屏幕发呆,偶尔还发出傻蠢的笑声。

坐在旁边的阿匪瞧在眼里,暗想:“木头也逢春,终于发芽了。

初相逢

杨风在一个午后收到了苏晴的短信。苏晴说她今天下午坐火车从上海回来,晚上十一点半到达,叫杨风到火车站接她。

他们知道下午的时间快快地过,然后快速跑回家,好好的洗个澡,然后收拾整理一下房间。他要给苏晴一个清爽的自己及一个清爽的家。

下午时光很难熬,晚上的时间更难熬,杨风吃过饭后就不停看手表,他发现时间好像停滞了。

火车站离住所不远,十一点想慢悠悠徒步到车站时间也绰绰有余。

没到十点,杨风终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不自觉朝着车站的方向走去。

火车站空荡荡的。火车到点还早,来接亲朋好友的人们都还没来,杨风就在出口处踱来踱去,他点着一根烟,然后就是想着苏晴的样子。是个怎么的样子呢?苏晴在QQ上说自己的并不是个漂亮的女孩子,而且还惹人厌,脾气也不好,很随意,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而且思想多变化,如今天喜留在这个城市,也许明天就会厌倦离开。她说这就是她的性格,她自己也不能左右。

杨风突然有种想亲近的冲动,这样的女子太特别了。而今她可以放心托付自己接她,说明彼此之间有了最基本的信任。

火车还是误点了,十二点半。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。

火车的鸣叫声从远至近,杨风心情莫名的激动。他们是一辆载满人的列车,从车厢里涌出的人潮把杨风挤到角落的一边。杨风开始着急,着急着自己找不到苏晴,他突然想,自己不是还没有见过苏晴吗?那真是等也是白等了,他敲了一下自己的前额,然后掏出电话,拨通那个号码。

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”“

“我就站在出口外,就一个人,我身边有一个大大的灰色的包,我纳闷呢,怎么没有人过来问我。

杨风顺着出口处,终于看到一个被行李淹没,穿白色衣服的一脸惶然的女孩子。杨风飞奔跑到苏晴身边。灿烂地说:“我是杨风,你可就是苏晴?

那女子嫣然一笑地说:“本小姐就是,幸会幸会!

“你站在这里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,害我一顿找。

“那你呢?”苏晴噗嗤一声笑了。

爱情让人迟钝。


标签: 我爱你, 恋爱, 爱情, 爱情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