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不是处女很重要吗?

是不是处女很重要吗?很感人的故事...一定要看哦~! ! ! !

莫名其妙的和她上床,也糊里糊涂的接受她。

明知自己不是她第一个男人,但为了孩子,不得不娶她。

就因为不是她第一个男人,他一直怀疑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他的吗?

孩子出世了,和他如同一辙,宛如一个模子印出来一样,

他才承认这是他的对她的疑心也随着一句句的∼∼孩子跟你好像。 ∼∼渐渐降低。

今天是他们结婚第二年,没有鲜花,没有甜言蜜语,

当然也不会有烛光晚餐。

淑静照往常一样静静地在家等候柏正,已经十点了,他还没有回来。

这是当初她选择他的其中原因之一,但是她万万没想到,博正的处女情节会那么深。

从结婚到现在,只要淑静拒绝柏正,柏正都会说:

「又不是没经验,装什么处女。嫌我技术比妳以前的男人差?」

可是淑静想要解释,柏正又说:「好啦!好啦!我知道啦!妳不用说了,

正妳学历比我高,口才比我好嘛! 」

就这样,淑静过着做不能做,说不能说的婚姻生活。她好痛苦。

他们平均一个月回去乡下一次,看公婆也看小孩。小孩已经一岁了,

稍微会扶着东西走路。淑静除了逗弄小孩之外,还扫地,洗衣;中午她把饭煮好 叫大家来吃。

小姑舀了一些萝卜汤起来「妈,妳今天怎么把萝卜切的这么大块?」

「那是妳二嫂煮的。」婆婆把责任推给媳妇。

淑静的大伯看到淑静好像快哭出来,连忙说:「你们怎么那么笨,萝卜切大块煮起来才好吃

,妳没看到外面的人卖萝卜汤都是切这样的吗? 」

淑静看着大伯站出来替自己圆场,可是博正一句话也不说,心不禁冷了下来。

过年期间,许多亲戚都来到乡下拜年,有的还会住下一,二天;淑静坐在小板凳,

看着像一座小山的衣服不禁皱起眉头。

刚刚大伯看到淑静抱着一大桶衣服往外走,就说丢到洗衣机就好了,

可是婆婆说衣服用洗衣机洗会变皱,而且这些衣服都是新的,一定要用手洗;

淑静只好把衣服抱到外面洗。迎着冷风,把手伸进冷的像冰的水,又抽离起来,

搓着双手;她咬紧牙根把衣服一件一件的在洗衣板上搓洗,当她弄好时已经是二个小时后。

晚上婆婆在楼上对着公公发牢骚,「她瞎了是不是?一只袜子也不知道要拿去洗,

还把博文的衣服染成这样。 」

「淑静又不是故意的,那只袜子塞在桶子旁边,她可能没看到;

博文的衣服就不要穿了嘛!干嘛这样大惊小怪的。 」公公在旁帮淑静说情。

婆婆在楼上讲话,几乎楼下的她们都有听到,淑静只能坐在那里接受审判。

这几天大伯带着女朋友去垦丁玩,顺道来博正的家住一晚;

因为淑静在果菜批发商里做会计,所以早上六点就要上班。

大伯一早起来听博正说淑静去上班了,他和女朋友心想淑静大概还没吃早餐吧!

两人买了一份早餐送给淑静吃。

淑静接着这一份热腾腾的早餐,眼泪差点留下来,连她自己的老公都没这么体贴。

淑静怀孕了,连续好几天晚上电话铃声响,博正去接,对方都没有出声音,

最后博正有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他挂断电话,「妳在外面交男朋友?」

「你在说什么啊?」淑静一脸疑惑。 「妳给我戴绿帽子,是不是?这肚子里的孩子

是谁的? 」博正的脸上写满了忌妒,怀疑。

「这肚子里的孩子当然是你的,还会有谁的?」淑静抚着肚子想保护她。

「我的?妳想骗谁,男的找到这里来了。走,去把她拿掉。走。」 拉起淑静往外走

「博正,你不要这样好不好?就为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,

你就判我这种行你太不可理喻了。 」淑静甩开他的手,摸着被他拉疼的地方。

「我不可理喻?对,我就是不可理喻,我就是不要这个孩子,走,去拿他。」

博正不管淑静的挣扎,硬把她带到医院拿掉孩子。

淑静万念俱灰躺在床上哭,博正连一句安慰话也没。

就这样,只要淑静一怀孕,他就带她去拿掉孩子。

淑静的妈妈远从花莲来看淑静,她看到淑静消瘦的身材,

面无血色的脸庞,问她,「淑静,妳是没在吃,是不是?怎么瘦那么多

「有呀!」「有?有会那么瘦,简直不成人样。」妈妈舍不得的说。

淑静把事情从头到尾说给妈妈听,妈妈听的大发雷霆,

「跟他离婚,我们家这一口饭给妳。」

「妈,妳不要生气啦!这是我选的,我就该承担。

「妳怎么那么傻,当初为什么不告诉妈妈,妈妈可以带妳去做手术。」

「我也没想那么多。」

那妳现在怎么办?一怀孕就拿掉?妳不知道这比生小孩还要伤身体吗? 」

妈妈真担心才二十二岁的淑静怎么过!

未来几十年的婚姻生活?

「妈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?」她喑喑咽咽的哭起来。

妈妈拍拍她的肩,「别哭,妈妈带妳去医院装避孕器。既然博正不爱惜妳,

妳要爱惜妳自己,知道吗? 」

淑静利用果菜市场休假期间回去看小孩,小姑常常向她提起一个男孩子。

淑静了解小姑恋爱了,可是那个男孩竟比小姑小三岁,公婆当然不答应。

二日来,她观察小姑每天早上都会从皮包里拿个像避孕药丸的东西吃,

淑静又不敢私自打开小姑的皮包,只好回去时再告诉博正。

「真有这种事?」博正不大相信。 「这只是我的猜测。博正,你要不要叫小姑来我们这边问看看?」

「嗯∼我会打电话给她,先骗她说要带她去玩,等她来了再问吧!」

博正拿电话家,终于她上勾了,就等她星期日来的时候再说。

「二哥,二嫂,我来了。」博美一进门就找他们。

看到小姑来了,淑静好高兴,「妳来了呀!来,坐。」

博正从房里出来,「坐车会不会累?」

博美接下二嫂的饮料,「不会,二哥,你要带我到哪里去玩?」

「看妳想去哪里玩,二哥就带妳去;不過妳要老实的回答二哥的问题。」

博正神色凝重的说。

「干嘛!二哥,表情那么严肃,好吧!你问。」博美不知死活的喝着饮料。

「听爸妈說妳交了一个男朋友?」

「嗯!」

「而且还小妳三岁?」

「嗯!」

「你们进展到什么地步了?牵手?接吻?还是已经……发生关系?」

「我…..」博美不知该怎么说?

博正看到妹妹的表情和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,大概也知道答案。

「爸妈绝不会答应妳嫁给一个小妳三岁的男人,妳知道吧!」

「我顶多不嫁。」博美呕气的说。

「不嫁?就跟那个混小子一直鬼混下去?」博正对着妹妹吼。

从来没有被哥哥骂过的博美,哭了起来。

淑静坐在她旁边安慰博美:「小姑,妳哥哥是关心妳,女人总是老的比较快,

他怕到时妳嫁过去,人老珠黄时,那个男孩子会抛弃妳,了解吗? 」

「二嫂,我知道,可是我没办法断啊!我把一切都给他了。」

博美讲到这里越哭越大声。

「没有关系,二嫂带妳去做处女膜手术,只要妳跟他不再往来,好不好?

我们可以再重新开始?」淑静抱着她。

过了三个月,博美和那个男孩子总算不再往来,

淑静陪着博美去一家整形外科做处女膜整形回到家,博美拉着淑静的手,「二嫂,

谢谢妳。 」淑静只是笑一笑。

「博美,妳二嫂已经带妳去做了手术,以后不管怎样都不能再随便和男人上床,

除非新婚之夜才可以,知不知道? 」

「二哥,我知道啦!」博美答应二哥,经过这次教训,她不会再重蹈覆策了。

过了一年,博美经由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个男孩,交往半年,男方说他三十二岁年纪不小了,

要到博美的家提亲,博美也答应。

订婚后,男孩子都会暗示博美想要进一步的发展,但是博美想起二哥的叮咛,都拒绝他。

自从淑静带着博美去做手术后,两人的关系比姊妹还要亲。

3月后博美嫁出去了,淑静很担心博美的整形手术不知道会不会成功?

在博美上礼车前,小声的说:「小姑,明天早上记得打电话给我。」

一早,淑静就待在电话旁等候,婆婆来叫淑静去扫地,洗衣,

博正都会替淑静回答:「妈,我来就好。」

婆婆看着他们两人感情什么时候变这么好,「不用了。」说完就走。

终于铃声响了,淑静马上接起电话,「喂,小姑……成功了吗?…真的……好,再见。」

「怎样?有成功吗?」博正紧张的问她。

「嗯!成功了。」淑静笑一笑

博正高兴的抱着淑静,「谢谢妳。」

推开了博正,淑静苦笑着,「不用谢我,我只是不想再有第二个吴淑静。」

说完就拿起扫把扫地。

博正听完淑静的话,才知道自己伤害她有多深。

他下定决心,从现在开始,他要好好的爱她。

淑静最近这几个月的月经都不顺,不是太早就是太晚,她不在意;

直到这次的月经血流量多的让她双脚发软,她才去看医生。

黄太太,妳这种情形已经多久? 」医生看到淑静从内诊室出来,问她。

淑静坐在椅子上,「大概将近一年了。」

「妳怎么拖那么久才来?妳有拿过小孩吧?刮除不干净,

再加上伤到子宫壁,妳的子宫里长瘤,妳最好尽快开刀,要不然对妳不好喔! 」医生建议她。

「医生,那瘤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?」

「这要等妳开刀后拿去检验才知道。」

她六神无主的坐在客厅,连博正回来了她也不知道。

博正脱下外套,看淑静呆呆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,亲一下她的脸,

「为了公司的事心情不好?」被突来的亲吻惊醒的淑静,

一想到她和博正好不容易才刚开始的甜蜜生活,万一在开刀中不幸走了,

那她怎么走的开? 「妳怎么哭了?什么事让妳这样苦恼?」

博正擦擦她的泪。 「我要开刀。」

「开刀?为什么要开刀?」博正看她好好的。

「因为以前拿孩子太多次了,刮除不干净,再加上伤到子宫,我的子宫里长瘤。」

淑静把医生诊断的话说给博正听。

博正不敢相信自己以前的作为竟然造成淑静现在的伤害那么大,

「什么时候开刀?我陪妳。」

「不用了,以前我生病你也没陪我,这次我自己去就好。」淑静不敢奢望。

「淑静,妳不要这样好不好?我陪妳去,从头到尾陪妳。」

博正为自己的不是开始后悔。

开刀房前,淑静的妈妈看到博正紧张的走来走去,

不屑的说:「博正,你现在走来走去是走真的?还是走给别人看的?要不是你醋桶那

么大,逼着淑静一怀孕就拿掉,她今天会躺在开刀房任人宰割吗?我是把话跟你讲在前面,

淑静有个三长两短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 」

博美看到亲家母生气的样子,连忙出来替哥哥说情,

「亲家母,我二嫂不会有事的,二哥最近也对二嫂很好。」

「最近才对她好有什么用,平时不珍惜。」淑静的妈妈替女儿打抱不平。

「妈,对不起,我知道错了,请妳原谅我。」

博正一脸惭愧的站在丈母娘面前让她数落

过了二个小时「吴淑静的家属」护士门口喊。

看到有人走过来,「你们是吴淑静的家属?她已经在恢复室,看谁要过去陪她?」

淑静的妈妈虽然想要进去,但她知道目前淑静最想看的人是谁,所以就叫博正进去。

博正跟着护士来到淑静的病床旁,淑静的麻醉药剂还没退,躺在病床上像睡着一样,

消瘦的脸经过开刀更加没有血色。

博正深呼吸尽量不让眼泪留下来。他听护士的话,尽量跟淑静说话不要让她睡着。

淑静随着麻醉药剂渐渐退了,身体的病痛也越来越难过,她拉扯床巾,

一直摇头喊痛。

博正一夜没睡陪着她,这就是他种下的孽,也是他要承受的果。

可是淑静受的苦比他还多。

第二天,医生来探房,简单的和淑静问几句话后,叫博正出来。

「你太太的检验报告出来了,是恶性肿瘤,而且已经转变成癌症。」

博正不敢相信,「会不会检验错了?」

医生摇摇头,「黄先生,她剩下的日子不多,好好陪她吧!」

看到博正进来,淑静问他,「博正,医生跟你说什么?怎么那么久。」

「没事,他只是说这几天伤口好了就可以出院了,我刚刚去打电话给妈妈,

告诉她这个好消息。 」

「喔!是这样。我想睡了,可不可以请你帮我把床摇下来一点。」

「好。」博正慢慢地把床摇下来,看着淑静睡了,眼泪一滴滴的掉。

「你还我女儿来…还我女儿来……她好好的一个人嫁到你们家,做牛做马,

毫无怨尤……你还这样对待她……你还是人吗? 」博正跪在灵前,任由丈母娘怎么

打,怎么骂,他都不还手也不还口。

是他对不起她,是他害她年纪轻轻的就这么走了。

「亲家母,别打了,我知道这对妳很不公平,可是人死不能复生,妳就别再伤心了。」

博正的爸爸扶起她。

「把她送回花莲。」淑静的妈妈很痛心的说。

博正的妈妈一听到马上反对,「不行,亲家母,她嫁到我们家来就是我们的人了,

怎么可以把她送回去? 」

「你们的人?你们有当她是你们的人吗?大冷天的叫她一个人洗一大桶的衣服,对她

唤东唤西的,一下子要她做这个,一下子要她做那个,我看她是你们的仆人吧! 」

淑静的妈妈把淑静回娘家时说的苦处全说出来。

「妳……」博正的妈妈说不出话。

「我地已经买好了,她生前都没人疼,死后你们会去看她吗?」

「妈,我求求妳,把她留下来好不好?」博正跪在淑静的妈妈面前。

「博正,不是我要把你们分开,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当你硬拖着淑静去堕胎时,淑静

也是像你现在求我的样子在哀求你,求你相信她,求你让她生下孩子,可是你是怎么对

待她的?她每次一怀孕,你就带她去堕胎。 」

博正的爸爸一听到亲家母的话,走过去揍博正一拳,

「你这个畜生,你竟敢这样对待淑静,看我怎么修理你。」

他一拳一拳的揍在博正的身上,直到博文强拉开爸爸。

「亲家母,妳带淑静回去吧!」博正的爸爸答应她。

今天是淑静的忌日,博正牵着孩子来花莲祭拜她。

淑静的妈妈正弯着腰拔着杂草,口中念念有词的对着女儿说话。

听到一声「妈。」她回过头看到博正和孙子,不理会他们,继续手上的动作,

「你来这里做什么?你不觉得已经来不及了吗?」

博正把鲜花放在瓶子里,因为淑静在过世前,曾对他说:「博正,我没有作对不起你的事,

你要相信我。万一我死了,可以送我一对鲜花吗? 」

即使是每天一束花他都愿意,只要淑静可以活过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「这时淑静的妈妈从袋子里拿出一本厚厚的书交给博正。

∼我遇到那个叫博正的男孩,我! 好喜欢他…………

今天骑车和人家相撞,右脚的伤口好大,痛死了,全身酸痛,而且月经也来了,好

奇怪,才十天而已怎么就来了? ……………

∼∼博正今天带我去海边玩,全身晒的红通通的,下次要去海边一定要记得擦防晒油………

∼∼昨天晚上和博正睡在一起,第一次好痛喔!

可是为什么我没有流血呢?奇怪,大家不是都说会流血的吗?

博正会不会误以为我不是处女呀? …………

∼∼糟糕,月经已经超过一个月都没来,怎么办?

会不会是怀孕了? ………….

∼∼博正听到我怀孕了,说要娶我,我好高兴,可是他是因为爱我才娶我?

还是因为肚子里的小孩呢? ……

∼∼明天就要结婚了,我一定会好好的爱他,也会爱他的家人………淑-静-」

博正概略的看完整本日记,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。

「对不起,我对不起妳。妳原谅我好不好?淑静……..」他跪在地上把头一直撞墓碑。

「起来吧!她最爱的人是你,每次她回来说起你家的事,虽然很伤心,

但她都一一承受起来。只要你相信她,我想她在九泉之下会瞑目的。 」

淑静的妈妈拉他起来.

博正坐在地上,扯着头发,「我现在才相信她,已经太慢了。」

淑静的妈妈拉下博正的手,「博正,不会太慢,淑静这孩子心很软,

只要你真心诚意的相信她,她一定会原谅你的。 」

每年,淑静的墓前都会有一个男人,弯着身,拔着杂草,口中喃喃有辞的对她说话。


***************


思念总在分手后....

为何总在失去后,才发现那是你的最爱!!

男人就是这样,总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是处女....第一次就是要给他!!

但他们有没有想过,若是处女又不见得是第一次...(可以去重做一个)

若不是处女又不一定不是第一次...(可能不小心伤到)

话又说回来,男人希望自己的老婆是处女,

自己又喜欢在婚前多玩几个,这不是很矛盾吗?

由此可见,男人最自私....(当然也有少部份优质男性)

但愿像这样的故事,能警惕各位男士,别让它发生在你身上...

好好爱惜你身边的她吧

爱她 疼她 多照顾她

标签: love, 恋爱, 爱情, 爱情故事